第1098章:一言一行,天生一对(2 / 2)

言欢亦是不解,照片上的男人英俊卓绝,怎么看都不像是被背叛的那一个。

“可是我们不应该去被背叛的那个人身上找问题,有问题的是背叛和出/轨的人。背叛伯父的人,只是不懂伯父的好罢了。”

言欢的宽慰,让纪深爵低落的心情舒畅不少。

纪深爵与言欢十指交扣,看着墓碑说:“爸,这是我未婚妻言欢,以后我们会结婚的,我一直以为,这辈子我会一直独身,但我还是遇到了那个想让我奋不顾身想赌一把的人。”

纪深爵和言欢祭奠完纪朗之后,刚走下墓园没多久,纪朗之墓碑前便来了一个中年女人。

女人虽然已到中年,却风韵犹存,能看的出,岁月对她很是眷顾,脸上只有浅浅的几条鱼尾纹,不仅不显老,还越发显得优雅雍容。

她手捧着一束蓝色风信子,情绪复杂的看着墓碑上的男人照片:“朗之,我来看你了,这么多年,我没来看你,你不生气吧?”

沈曼将那束蓝色风信子放到墓碑前,发现旁边还有一束新鲜的矢车菊,眼神一颤。

除了纪家人会来探望纪朗之,也不会有别人了。

深爵刚才来过?

沈曼踩着高跟鞋,快步追下去。

沈曼追上去后,看见不远处的山坡下,纪深爵搂着一个女孩,两人动作亲密,纪深爵拉开了车门,扶着车顶和女孩的腰,一前一后上了车,女孩坐进副驾驶前,纪深爵还低头亲了她。

这个女孩很眼熟,沈曼在网上见过。

是之前在微博上跟深爵闹得风风雨雨的那个女星,言欢。

深爵居然带这个女孩子来见纪朗之,那是认定了这个女孩子?

沈曼一边往墓园回走,一边给助理打电话,“帮我查一下言欢。”

回到纪朗之的墓碑前,沈曼苦笑着对纪朗之说:“你死后,这些年深爵一直没有原谅我,甚至对我产生憎恶,深深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可深深出生没多久,我们便母女分离,我到现在都还没机会好好看看自己的女儿。朗之,我们之间,终究是孽缘。”

蓝色风信子的花语,是对不起,请求原谅。

可是纪朗之,他会原谅她吗?

亏欠这种情绪,一旦在心底生根久了,就变了味儿。

沈曼又何尝不觉得委屈,即使现在这一切恶果,是她自己种下。

可人,到底是自私自利的动物。

……

四年一晃就过,过完年,明年夏天言欢就要毕业。

年终时,言欢没什么通告了,即将期末考,忙着上学和复习功课,在除夕放假之前,跟纪深爵单独约会的时间也是极少。

毕业论文也要着手准备。

这四年里,言欢大多在剧组里度过,来班级上学的次数和时间都极少,连班级里的人都认不清,也间接导致班级里的同学对言欢的认知不清,对言欢的认识也都是从微博、通稿、网络上窥见的。

前一阵儿,纪深爵公布女朋友的事情,闹的圈子里满是风雨。

言欢本身路人缘还不错,可与纪深爵公布关系好,有利就有弊,这个社会不乏将女性往恶劣之处遐想的笔杆子,越是同性,敌意便越是强烈。

跟纪深爵的恋情过分招摇,不仅导致圈内部分女星对言欢暗地里的拉踩,就连学校里的同学也因为这件事在背地里议论言欢。

认为言欢不过是靠着纪深爵这样的大金主获取资源上位罢了。

说难听点,就是靠睡男人获得名利和资源。

哪怕这点在圈内不是什么稀罕事,可一拿到台面上来讲,就会成了某些人口中嫉恨的发泄源头。

仇恨,不过是因为某些渴望没有得到出口罢了。

而那些人,也不过是嫉妒言欢是纪深爵有史以来第一个公开承认的女朋友。

毕竟圈内人都知晓,爵爷还从未这么招摇撞市点名道姓的公开女朋友。

以前那些受他庇佑的女星模特,也不过是爵爷的特助私下里随意打声招呼罢了,大家心知肚明某女星最近得爵爷宠,也就私下调侃一下过去了。

可言欢被摆到了明面上,那些眼红的人便争先恐后的巴不得言欢明天就跟纪深爵分手,看言欢出尽洋相。

而这一切议论的源头,不过是因为,言欢没有一个足够强悍的家世,没有一个足够强硬的身份,与纪深爵比肩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