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跟他说句软话怎么了(1 / 2)

一个月后。

杨华顺利出院,这些日子,言欢不眠不休的照顾,有时池晚不忍心看她这么辛苦,也会帮她照顾几天。

言欢想将杨华留在市里,可是眼下,她住的房子是纪深爵的,她没有自己的房子,连让外婆留在城里生活的能力都没有。

这段日子里,言欢与纪深爵彻底没了联系,两人像是彻底闹掰一样。

转眼快到除夕。

学校放假后,言欢在网上找了许多兼职,在同学圈里也看见了许多群演和试角色的面试。

大学同学尹月联系了一个副导演,说对方现在需要招两个女配角,尹月让言欢跟她一起去面试。

对方约面试的地方是一家快捷酒店。

坐在去的出租车上,言欢总觉得不对劲,“月月,该不会是骗子吧?”

尹月叫她放心:“怕什么,就算对方是骗子,我们两个人呢,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他能把我们怎么样,我们两个难道还打不过他一个?”

言欢赚钱心切,给外婆治病,几乎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她现在正等着米下锅,就算前面有猛虎野兽,她也耐不住的想去前面探探。

人穷的时候,真的会没有理智。

到了那家如家酒店,尹月跟言欢乘电梯上了三楼。

到了3044,尹月道:“就是这里了。”

叩叩叩。

“请问李导在吗?”

咔嚓,门打开。

里面出现一个约莫四十岁的男人,“你好,我就是李导,你们两个是来面试女配角的吧?”

尹月:“对,之前我加了您微信,在微信上跟您联系的。”

那位李导看了一眼走廊外,开门叫她们进去。

尹月拉着言欢一起进了房间里。

一进房间,那位李导就给她们倒了两杯水,“先喝点水吧。”

尹月接过水后,喝了一口,礼貌道:“谢谢,李导,这个电视剧的官博我之前在微博上看到过,据说年后马上就开机了,那我们今天面试后,这周能出结果吗?”

李导笑着说:“能,这周肯定能出结果。”

李导看向言欢手里端着的那个杯子,问:“你怎么不喝,不渴吗?”

“喝。李导,不如我们现在就试试角色吧?”

言欢感觉不对劲,却还是伪装性的喝了一口,抵在了舌下,没吞。

提到试角色,李导坐在床边的脸色为难起来,“这两个女配角虽然不是什么女二号女三号,可露脸的戏份也不少,很多人都想要这两个女配角的试戏,我是看你们两个条件不错,才答应让你们试试,但……你们也知道,我是个副导演,真要为你们两个争取的话,也需要点功夫。”

尹月听出他的意思了,以为他要抽成,“李导,不如这样吧,我们两个如果能拿到角色的话,到时候拿了片酬,我们对半?”

李导摇着头笑了笑,“其实钱……我是不缺的。”

随后,李导的大手,暗示性的摸上了尹月的大腿。

笑的色眯/眯,不正经又猥琐。

尹月咬了咬唇角,白着脸推开李导:“李导,我们是诚心来试角色的。”

李导轻蔑的笑了下,道:“你们不就是缺钱吗?其实有个更快的赚钱方法。”

“裸/贷,给我拍下你们的裸/照,今天我给你们一人五十万。”

尹月看向言欢,两人在眼神交汇下,默数一二三,起身一同往门口跑。

李导拎住尹月的后脖子衣服就将她拽回来,拦住门,“跑什么!”

言欢抵在舌下的一口水,全部喷在了李导脸上,大骂道:“臭牛盲!”

言欢一脚踹上了李导。

李导抹了把脸,骂骂咧咧:“臭娘们!你不要命了!敢吐老子?”

李导伸手就抓住言欢的头发,将言欢甩到床上去,言欢摸到一个烟灰缸就朝李导头上砸了过去。

男人头上瞬间冒血。

言欢一把推开他,拉着尹月连忙从酒店房间跑出来,匆匆报了警。

尹月觉得浑身热起来,拉扯着衣领子,道:“言欢,我感觉我浑身不对劲……我好热。”

“肯定是那杯水有问题,我送你去医院。”

将尹月送去医院后,警/局的人抓了那位李导,给言欢打了电话,叫言欢去警/局做笔录。

到了警/局。

言欢便听见李导在警/察面前喊冤,委屈道:“警/察同志,我真没对她们做什么,倒是她们把我的头砸成了这样!她们必须赔偿我!”

“好了,你别叫唤了,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我们还在调查。”

警/察看向言欢,问:“你为什么把他的头打破?”

言欢道:“他要对我和我同学实施诱/奸,我们是去面试角色的,但他却对我们提出裸/贷,在我们拒绝后,还想对我们用强,我砸破他的头,纯属是正当防卫行为。”

警/察严厉的看了一眼李导,问:“她说的属实吗?”

“怎么可能!警/察同志,你别听她瞎掰扯!我是个好公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违法的事情!”

警/察问言欢:“你有证据证明你刚才的说法吗?”

“我同学喝了他给的水,现在人在医院,警/察叔叔,你可以跟我去医院调查。或者在他身上搜,一定有违禁药。”

李导一听,急了,“你个小丫头乱说什么,我身上怎么可能有违禁药?”

警/察却看向他,打算搜身。

“警/察同志,你们不能对我进行随意搜身的!”

“请配合我们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