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把傅寒铮的刹车油管剪断(1 / 1)

蓝郡别墅。乔桑坐在沙发上看新闻,电视上正播报着一条北城的车祸消息,车主因为酒驾在沿江高速被货车直接撞进了江里。人车俱陨。祁彦礼从书房出来,就发现这小女人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的在看这种惨烈的新闻。拿起遥控器,直接关掉了电视,乔桑一怔,正抬头望向他时,祁彦礼已经弯腰将她打横抱起。一边吻她,一边哑声道:“看这种新闻做什么,不害怕?”她当年坠海,祁彦礼现在看了大江和湖泊都心有余悸,她当初在大海里险些丧命,她不惧怕?乔桑若有所思,有些走神。直到祁彦礼把她抱到柔软的大床上时,低头重新重重吻住她时,宠溺道:“跟我在一起还走神?”“……”男人脱掉她身上的居家服,将她剥的一干二净。“祁彦礼……”“嗯?”男人继续在她身上点着火,乔桑浑身颤栗着,“我、我还没准备好……”“小桑,我很想你,想狠狠的拥有你,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你回来,我总是没有安全感,总觉得这一切都是我的幻想,你还会再次离开我。”祁彦礼埋在她颈窝里,深深的闭上了眸子,轻轻叹息着。乔桑伸手抱住了他的头,安慰道:“你放心吧,这次你不让我走,我一定不会离开你的。”“我怎么舍得让你走?”男人的吻,落在她耳鬓,脖颈,锁骨,直到胸口时……微微顿住。祁彦礼盯着她左胸口处的那颗红色小痣,黑眸暗沉。乔桑脸红了,咬了下唇,将已经褪去的居家服重新裹在身上,有些害羞的说:“我、我真的还没准备好,能不能再等等……?”祁彦礼抬头看向她时,目光深沉复杂的让人有些难以捉摸。“小桑,原来你左胸口,有颗小红痣,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乔桑眼底一怔,随即垂了水眸解释道:“那颗小红痣,很不明显,可能……可能你以前没注意到。”祁彦礼盯着她弯弯的后脖颈许久许久,脸上的情绪才松了松,说:“也许是我以前真的没注意到,以后,你身体的每个小秘密,我都不会放过。”这话,一半认真,一半调.情,听的乔桑面红耳赤,胸口却也堵堵的。——面前的这个男人,是姐姐心爱的男人,而此刻,却跟她亲吻、拥抱,做着这些亲密的事情,若是姐姐泉下有知,会不会怪她?可也是这个男人,他间接害死了她最亲的姐姐!为了帮姐姐报仇,她愿意牺牲一切,包括生命,而这具空壳般的身体,又能算得了什么?她试探性的问:“我……我们以前做过吗?我、我失去了很多记忆,不记得了。”祁彦礼望着她,一字一句的道:“没有,我们做尽了男女该做的事,但从未到最后一步。当年我们还在念大学,你说害怕怀孕,我就舍不得了,我想着,我们以后反正是要结婚的,领证后我再要你也不迟,可没想到,一别,就是十年,小桑,若是再让我等你下一个十年,我真的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等得起。”许是他的目光太过温柔深邃,又许是他的语气太过真切,乔桑眼眶亦是渐渐湿润。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她真的是乔桑,她真的跟面前的男人,曾炙热相爱过彼此。乔桑伸手,紧紧抱住了他的脖子,无声回应了他。祁彦礼搂着她说:“明天,我带你回祁家,我们的婚事,也该提上日程了。”乔桑蹙眉,“可我刚回来,会不会太快了?”“小桑,我等的太久太久了,我不想再多等一天。”不知为何,她好像不会拒绝这个男人。除了答应,好像也别无选择。可她真的要跟他结婚吗?到了晚上,祁彦礼抱着她,在她身边睡着了。乔桑睁眼轻轻摇了摇他,“祁彦礼,祁彦礼?”男人没反应,真的睡着了。她将横亘在她腰上的那只大手,轻轻挪到一边,掀开被子,蹑手蹑脚的下了床。她抓着手机,轻手轻脚的出了卧室,走到洗手间里时,将门拉上,这才打出去一个电话。电话接通后,乔桑压低了声音道:“将傅寒铮的刹车油管剪断。”“你这不是为难我吗?剪断刹车油管,是有可能出人命的!”“你拿了我的钱,难道不该给我做事?现在你跟我已经绑在一条船上了,如果这件事你做的好,我可以给你更多的钱,你女儿不是刚等到了合适的骨髓?那笔手术费,我可以帮你付,还是你宁愿因为你没钱给你女儿治疗,让你女儿罔顾生命?”“……”那边,是久久的沉默。随后,乔桑直接挂掉了电话。她握着手机,坐在马桶上,坐了许久,忽然,洗手间外,传来一个声音。“小桑,小桑?”乔桑脸色一白,心跳猛的加速,起身时,手机直接滑到了马桶里。此刻,祁彦礼已经推门进来了。四目,猛地对上。男人的黑眸,望向马桶里的手机,眉心微蹙。乔桑的脸,惨白的毫无血色。祁彦礼愣了下,随即柔笑道:“不就是一只手机掉进马桶里了,怎么这么紧张?”“我……我只是没想到你会忽然过来叫我,你、你不是睡着了吗?”祁彦礼盯着她,故意暧昧的说:“被尿憋醒了。”乔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祁彦礼饶有兴致的瞧着她:“还不走?打算站在这里看着我?”“……”乔桑连忙离开。等乔桑离开后,祁彦礼关上门,黑眸望着掉进马桶里的手机,眼底一片深寒。乔桑躺回了床上,想着,方才祁彦礼应该没听到她说的话吧。过了没一会儿,身后一个怀抱,从后紧紧抱住了她,男人的薄唇,抵在她耳鬓边问:“大半夜的怎么在洗手间里玩手机?嗯?”“我……我没有,我只是睡着睡着,肚子有点疼。”他的大手,探到了她小腹处,轻轻揉着,体贴的问:“来例假了?嗯?”“没……”“那怎么会忽然肚子疼,你每次来例假,疼的都直不起腰来,还记得吗,有次你在宿舍睡了一天,我去找你,看你疼成那样,问你怎么了,你不肯告诉我,我只好抱着你去校医那儿,结果,闹了个大笑话。”“……女孩子痛经,很正常的,你、你不用担心。”“是啊,很正常,可我心疼,现在来例假,还会疼成那样吗?”乔桑摇摇头,“没有那么厉害了。”“听说,女人结婚怀孕后,就不会痛经了,所以,你要不要给我生个孩子?”乔桑嘴角抽了抽:“……”好看小说"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