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傅寒铮必死无疑(1 / 1)

小糖豆昨天晚上被傅老爷子派来的人接回傅家了,傅老爷子的理由是,不能让小糖豆打扰慕微澜养胎。这话,听上去,应该是接受慕微澜的意思了,即使傅老爷子对她的态度,依旧有些冷硬。但慕微澜有信心,以后一定会跟傅老爷子很好的相处。吃过早餐后,傅寒铮要去公司,慕微澜照例把他送到院子里。“午餐不要凑合,如果不想做,过几天我请一个家政阿姨过来帮你做午饭。”“你快去上班吧,我中午不会瞎凑合的。”傅寒铮“嗯”了一声,说:“我晚上回来检查。”慕微澜小脸一红,推着他上车去,傅寒铮微微俯下身,用手指点了下自己的脸颊,慕微澜热着小脸凑上去,在他薄唇边胡乱吻了下。“今晚你可不可以早点回来?”傅寒铮挑眉,“怎么,有什么惊喜给我?”“嗯……先保密。”他说过,他不过洋节,所以一定忘了,今天是圣诞节,也是他的生日。不过,没关系,她会提醒他的。傅寒铮看着她故作神秘的样子,心尖一动,大手搂着她的腰肢,往怀里一揽,深深地吻住了她。男人清冽的气息,在她口腔里攻城略地,几乎将她淹没。她被吻的软在他怀里,直到他放开她,她软软的推开他说:“记得,一定要早点回来。”傅寒铮勾唇点了点英俊的下巴,转身上了车。慕微澜一直看着那辆黑色世爵离开了院子,才转身,甜蜜的进了屋子。……今天路上很堵,但傅寒铮心情很不错。车上电台里,传来女主播喜气洋洋的声音。“时光飞逝,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又来临了,大街上全是穿着红色的圣诞服老人,浓郁的节日气氛,应该来点爱的互动,不知道今天圣诞节会有什么好消息发生呢?下面我们来接通第一个听众……”傅寒铮薄唇勾了勾,今晚他倒是期待,他的小妻子能给他怎样的生日礼物。手机响了起来。接通,傅寒铮没看来电显示,对着蓝牙耳机那边说:“喂,哪位?”“是我。”乔桑?傅寒铮微微蹙眉,“乔桑?”“傅寒铮,我有些话想告诉你,是一些很重要的话。如果你对当年的乔桑,心里还有一丝的愧疚的话,就来周山。”傅寒铮眉心蹙的更深,“为什么是周山?”“因为,当年你跟乔桑还有祁彦礼,最好的友情,都被定格在了周山,不是吗?”傅寒铮目光深沉了下去,“你不是乔桑,你到底是谁?”“你来周山,我会告诉你一切。”那边的乔桑,挂掉电话后,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照片。照片上,傅寒铮跟祁彦礼站在乔桑两侧,三人的关系很好,勾肩搭背的,丝毫没有因为乔桑是女性有任何的尴尬,而这张照片的背景,是周山的晨曦,他们是等在周山上看最美的日出的。这张照片,是她回了姐姐的老家,在姐姐的闺房里找到的。这张照片后面的时间,恰巧是姐姐出事的前一个月。她轻轻抚着照片里乔桑的脸,喃喃道:“姐姐,我这么做,到底对不对?”今天,傅寒铮必死无疑。可她,却好像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快感。她抬起水眸,站在电话亭里,望着外面喜气洋洋的圣诞气氛,却毫无喜悦的感觉。去周山,必经博海大桥,如果她的计划没有意外,那再过不久,傅寒铮的人会连同着车一起沉入大海里。……亚华大楼,总裁办公室。祁彦礼望着那透明塑封袋里装的手机,眼底滑过怀疑,吩咐助理:“把这只手机里的通讯来往全部调出来。”李达接过那只手机,点点头,“好的,祁总。”“再买一只新的手机送过来。”李达愣住:“呃……是您用,还是……?”“要女款的。”祁彦礼想,乔桑这只手机是白色的,那就再买只白色的给她好了,“白色吧。”“好的。”等李达出去,祁彦礼打了蓝郡别墅的座机回去。没人接。小桑出门了?等李达把新买的手机送过来时,祁彦礼说:“派人去找小桑。”“啊……?”这好好的,干吗派人去找乔小姐?祁彦礼不安,很不安,这不安或许是因为曾经乔桑离开了他十年的关系,她不在蓝郡,身上也没手机,能去哪里?祁彦礼莫名的不安。“我让你派人去找,有什么问题吗?”见祁彦礼脸色一寒,李达心跳一抖,连忙问:“我……我是想问,具体去哪里找?”“蓝郡附近派人过去看看,如果没有,全城找。”“是,祁总,我立刻就派人全城去找!”李达心里默默想,这也太夸张了,乔小姐没准只是出门散个步什么的,他家祁总就要派人全城“搜捕”,这会不会也太夸张了?!半个小时后,李达派去的人,在市中心的一家婚纱店里门口看见了乔桑。祁彦礼立刻开车去了那家婚纱店门口,乔桑附近的休闲长椅上等他。等男人下车看见她清清冷冷的坐在长椅上时,迈着长腿过去,一把将她紧紧抱在了怀里。“小桑。”乔桑被抱得太紧,有些呼吸困难。“祁彦礼……?”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紧张,难道……他已经发现她对付傅寒铮了?只听男人在她耳边低沉开腔:“我太害怕了,我怕你又离开我,小桑,别再离开我了,也别再让我担心了。”“我……我只是出来随便转转,你、你不用紧张。”祁彦礼长长的松了口气,黑眸牢牢的盯着她,一字一句的道:“是,我承认,我太小题大做了,可我失而复得的后遗症太大了。”她望着他,眼眶微热。祁彦礼见她身上穿的单薄,一截雪白的脖子露在寒冷的空气中,将自己脖子上的黑色围巾取下,围在了她脖子上,“外面冷,怎么穿的这么少就出来了?”她没说话,眼泪,却是涌了出来。“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不会放过他。”“祁彦礼,你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这么好?”万一有一天,他发现,她根本不是他的小桑……万一有一天,他发现,她和他的乔桑完全不一样,她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她忽然想告诉他,她不是乔桑,她是乔洛。不知为何,仅仅是与祁彦礼这短暂的相处,乔洛却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感动。她分不清,这感动,是因为祁彦礼对姐姐的深情,还是因为她渐渐对他的心动……又或者,她现在,渐渐迷失了自己,活成了姐姐。祁彦礼伸手擦着她的眼泪,哑声温柔道:“为什么总是不让我对你好,小桑,如果可以,我想把这世界上最好的全部给你。你不需要有什么心理负担,你可以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会,只要乖乖的待在我身边,你想要什么,我都给。”这个世界上,有哪个女人,能抵抗的了,这么情深的男人?乔洛亦是俗人。祁彦礼见面前的小女人,眼睛哭的红红的,宠溺的问:“现在可以告诉我,今天为什么一个人出来坐在这里发呆了吗?”“我……”乔洛一下子编不出理由,目光一闪,扫到一个圣诞老人拿着传单往这边走来,说,“今天是圣诞节,我想出来逛逛。”这个理由,无懈可击。祁彦礼失笑道:“我倒是忘了,你们女孩子喜欢过这种节日。”祁彦礼望向她身后不远处的婚纱店,嘴角勾了勾,说:“李达说,找到你的时候,你就站在这家婚纱店橱窗外看婚纱,看中哪件了?”“……我只是随便看看婚纱的设计,没、没多想别的。”见她这欲盖弥彰的解释,祁彦礼目光更是玩味,“别的?是想穿上婚纱跟我结婚吗?”“我、我没有……我真的只是看看设计……”“小桑,你知不知道,有个词叫,越描越黑,你现在就是。”乔洛窘迫:“……”祁彦礼牵起她的手,就往那家婚纱店里走。乔洛愣了,“你干吗?”“买婚纱。”到了婚纱店,好几排价格不菲的婚纱,罗列在乔洛面前,祁彦礼站在她身后,俯身在她耳边问:“喜欢哪件?”乔洛不想试穿,故意说:“……都不喜欢。”结果,祁彦礼却冷了脸,一副责怪店员的样子,“祁太太一件都不喜欢,你们店的婚纱,是不是太差了?”店长跟店员瑟瑟发抖。店长赔笑着道:“祁太太,您再看看?我们店所有婚纱都在这里了,您要是都不喜欢,您告诉我,您喜欢什么样的,我们给您重新定做!”乔洛连忙道:“不必了,就……就那件吧。”乔洛指着其中一件款式简单大方的,转头看向祁彦礼,询问:“你觉得那件怎么样?”祁彦礼浅笑,目光宠溺至极,“小桑选的,我都喜欢。”“……”乔洛脸红。店长问:“祁太太,那您要不试一试?”祁彦礼很期待她为他穿上婚纱的样子,“去吧。”乔洛跟着店长去了试衣间。快看"buding7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