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3章:云中锦书(2)(1 / 2)

风老在把玩一块新得来的甲骨文,那是罕品,曾在大英博物馆展览过,是洋人八国联货物烧圆明园时所掠夺的珍宝。

兜兜转转,这其中一块甲骨文,落到了风老手里。

不过风老一生清风高洁,既然这曾是祖国的东西,即使爱不释手,也不打算占为己有。

言欢进了屋,“风老,我有件事想对您说。”

风老抬手召唤言欢过去:“小欢,你过来,看看我新得的宝贝。”

言欢走过去,看见风老手里那块满是岁月痕迹的古老甲骨文,道:“这块甲骨文上,有很多罕见的字迹。”

风老一手执着那块甲骨文,一手举着放大镜专注研究着,应道:“是啊,这是罕品。不过这是君子不争之物,小欢呐,你这趟回国,把这块儿甲骨文,带回去,还给祖国吧。”

言欢一直知道风老高清亮洁,可没想到在这么罕见的无价珍品眼前,也能做到不贪不恋。

言欢是钦佩的,“好,我一定把这块甲骨文顺利带回去,还给国家。”

风老将那甲骨文放置于一个小小的银色保险盒内,递给言欢,摘掉眼镜道:“听阿琛说,你这次真的决定回北城了?”

“是啊,风老,承蒙您这两年多的照顾,我实在感激不尽。国内,有我的亲人,还有一些我尚未斩断的前尘和过往,我决定去面对。”

风老赞同的点点头,道:“也好,人这辈子总是要活在阳光下的,回国去吧,跟那些忘不掉的过去做个彻底的了结,有些事只有亲手斩断,才能朝前大步走,否则,便一直被过去的阴影笼罩,活不快活也是白活一趟。”

“嗯,风老说的是。”

风行拿起书桌上的牛皮纸袋,递给言欢,慈爱笑着道:“这是送给你的回国礼物,相信你肯定需要。”

“这是?”

“这是我让阿琛在国内注册的一家传媒公司,现在你是这家公司最大的股东,也是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更是这家公司的执行总裁,而我,是你的天使轮投资者,现在,我把这家公司彻底交给你,我要你帮我把这家公司运营直至上市。”

看着风老坚定的目光时,言欢有一瞬的怔忪,“风老,您……您真的要把这家公司送给我?”

“我的亲生女儿风铃也曾像你这般聪敏过人,但天妒英才,她很早的时候就生病去世了,阿琛把你带到我面前时,那时你虽然整个人陷在萎靡颓败里,但我却觉得故人相识。大概这就是你说的际遇缘分,老天在我晚年时,还能再收一个关门弟子和义女,也算是对我的恩赐。你也的确没有让我失望,小欢,收下吧,这公司不是平白无故送给你的,你若做不好,我可是要收回来的。”

言欢眼圈微红的莞尔,渐渐笑起来,“风老,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言欢接过那牛皮纸袋的文件。

这份回国礼物,很是别致重大。

言欢没想到,有生之年,她还能在一个毫无血亲关系的人身上,得到父爱这种东西。

风老是她的师父,也是她的义父,更是她的亲人。

言欢红着眼笑说:“只是,我这一回国,怕是没人再给风老研墨了。”

风老朝那书桌边看去,哈德正站在书桌边好奇的研着墨,风老朗声笑着:“这不是后继有人了吗?”

言欢忍俊不禁的笑起来。

可笑着笑着,言欢又定定的看着风老说:“风老,等我解决完国内的事,我就带着我外婆来英国,到时,我每天都给您研墨。”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小欢,不必纠结担心分离,人这辈子,本就不停地在告别和分离。但有缘的人,不管这个世界有多大,也总能遇得到。”

……

纪氏集团。

郝正步伐匆匆的推门进来,汇报道:“爵爷,当年太太尸检的卷宗被人秘密毁掉了,肯定是因为有人暗中派人动了手脚,所以不想让我们事后查到。”

“我让你查的另外一件事呢?”

“这个陆琛,当年去牛津大学读研,很早就开始在伦敦金融城的风投行业实习,被一位极富势力的英籍华人富商看中才华和能力,给了他天使轮投资,后来,陆琛不负众望的在英国发迹,也成了这位富商的义子。哦,这个富商风行与英国当地皇家势力也有紧密联系,膝下曾有一女叫风铃,但早夭,家大业大却一直都很低调,就在两年多以前,这位富商又收了一个养女,这个养女用的是他亲生女儿的身份。而风行收养养女的时间,恰巧与太太当时出事的那段时间相吻合。”

纪深爵深沉的眸色,蓦地一亮,“继续查风铃这个人,有任何消息,立刻通知我。”

“是。”

纪深爵看向桌边摆着的言欢的照片,目光幽邃至极,呢喃自语的问:“风铃,真的是你吗?”

若这一次老天是戏弄他,若风铃不是言欢,纪深爵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担得起这失望的后果。

可即使也许有一半的可能他会品尝到那撕心裂肺的绝望和心死,可纪深爵仍旧不想放过一丝一毫能与言欢重逢的机会。

哪怕对那渺茫的结果,惧怕心慌的无以加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