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不是红颜祸水却祸了他(1 / 1)

眼看着快要过年,傅寒铮跟慕微澜在医院住了半个多月后,终于出了院。出院这天,傅政辉来了一趟医院。傅寒铮看见傅政辉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冷芒,却很快压了下去。傅政辉自然也知道不该来,却只笑着说:“上次我住院,微澜来看了我好几次,你们出院,我也来看看你们。”慕微澜本就心思不多,何况傅政辉说的很在理,她更不会想到傅政辉对她的关照有其他原因。只是单纯的觉得,二叔跟她一见如故,很是亲切。“二叔,你身体不好,这么冷的天,你还跑来医院看我和寒铮,真是太谢谢了。”就是傅政远,也没傅政辉来的勤快。所以,慕微澜这感恩戴德是正常的。等出了院,徐坤将车开到医院门口,傅寒铮搂着慕微澜先进了车里,自己却没有要上车的意思。慕微澜问:“你不上车吗?”“你在车里等我一下,我去跟二叔聊几句。”慕微澜点点头。傅寒铮上了傅政辉的那辆黑色林肯。两人坐在后座,傅政辉抿了抿嘴唇,拿出一个牛皮纸袋,递到他面前。“比对结果已经出来了。”傅寒铮深寒的视线凝在牛皮纸袋上,久久都没有接。傅政辉叹息了一声,说:“如果你不想看……”话还未说完,傅寒铮已经伸手直接取过了牛皮纸袋。他要亲眼看见。他动作很迅速的拆开那封牛皮纸袋,如往常一般,手指非常灵活的解开,取出里面的DNA比对结果报告,可当他的视线,落在最后那一栏,相似度为99%,确定亲子关系时,傅寒铮的黑眸深处,狠狠颤了下。就连拿着那份报告的手指,也开始有轻微的颤栗。他盯着那份报告许久许久,久到他捏着报告纸张的手心,开始出汗。傅政辉终是开口道:“我说过,我确定微澜是我的女儿,但你放心,我会把这个秘密,一直带到棺材里。”傅寒铮沉默了许久,声音里听不出喜怒悲哀,只是平静的如这冰冷的天,没有一丝温度的起伏,“还有谁知道这件事?”“除了我,只有你二婶知道这件事。”傅寒铮松开报告,下颚绷成一条刚毅的线条,他抿着薄唇径直下了车。等回到黑色宾利上时,傅寒铮吩咐:“开车,回家。”慕微澜看他脸色不大好,柔声问:“为什么这两次你跟二叔谈话,好像都不大高兴。”“生意上的事。”一句生意上的事,足以让慕微澜不想再去探究。黑色宾利开到医院门口时,车停下,车窗也降下。门卫大爷看见了傅寒铮,忽然笑了起来,“傅先生好。”傅寒铮将一条限量版的黄鹤楼递给他,门卫大爷一看这限量版黄鹤楼,脸上的笑意更扩大了,“傅先生,这么贵的烟,我拿一包就好,那天我给你的也就是一包南京烟而已。”“拿着吧。”“那谢谢了啊。”黑色宾利开出医院后,慕微澜靠过来,说:“真是败家啊。”傅寒铮并不怎么好的情绪,因为这一声感叹,好了许多,他挑了挑眉头,垂眸望着她:“说谁败家?”“你啊,你看你用一条限量版的黄鹤楼,换人家一盒南京烟,要是门卫大爷跟别人说起这事,别人一定觉得你不会算账,脑子太傻。”他望着她恬静的小脸,想起那天,他从傅政辉口中刚得知她的身份时,情绪浮躁的一塌糊涂。他就站在医院墙根处,拿着那包南京烟,抽了一根又一根,大口大口的吸着烟,仿佛那样才能减轻一点心里的不安和焦虑。但那情绪,也仅仅只是不安和焦虑,因为只要她还好好的在他身边,她的身世又算得了什么。想到这一层,傅寒铮的眉眼,忽然染上点点宠溺和暖意。慕微澜一抬头,就看见他情绪渐好的俊脸,“刚刚不还黑着脸吗?现在怎么又好了?”傅寒铮伸出长臂,将她揽进了怀里,慕微澜顺势靠在他肩上,听着他低沉磁性的声音,“散了财,心里舒坦。”“……”慕微澜嘴角抽了抽,心里叹息着,傅寒铮还真是败家啊。不过,情绪不好的时候,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散财。……出院后,傅寒铮又陪着慕微澜在家里休养了几天。晚上,慕微澜洗好了澡,趴在床上看书,傅寒铮坐在床边拿着毛巾帮她擦湿漉漉的头发。慕微澜喃喃道:“你好多日子不去上班了,公司的人会不会说我红颜祸水?”“就你这样,离红颜还远,祸水更是谈不上。”慕微澜哼了一声,扭头看向他:“你是说我长得不够漂亮?”傅寒铮修长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左看右看,倒真的仔细端详着她白嫩的小脸,看了好一会儿,最后下定论说:“不够红颜,也不够祸水,这种长相,应该没人会说你红颜祸水,倒是会说我专情不二。”慕微澜头上飞过三只乌鸦。“我长得有那么普通吗?”任何一个女人都爱听好听的话,即使是假话,她们也爱听。慕微澜闷闷的丢开书,爬到一边去睡觉。傅寒铮一把握住她纤细的脚踝,将她娇小的身子拉进了怀里。慕微澜惊呼了一声,“干吗?”傅寒铮的薄唇,贴着她的太阳穴,哑声开口道:“但我没有见过比你漂亮的女人。”以后,大概也遇不到比她漂亮的。慕微澜微微一怔,反应过来他这是在说情话,好笑起来,“哪有人像你这样说情话的?”“欲扬先抑,据说效果会翻倍。”男人一本正经的盯着她说。慕微澜好气又好笑,“谁教你的这种烂方法!”傅寒铮吻着她的小脸和耳垂,滚烫的气息撩拨着她,“无师自通……”慕微澜耳朵被热气吹的好痒,一直缩着脖子,还不忘“教导”,“我才不喜欢什么欲扬先抑的情话,很打击人信心的……”“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你要说,你本来就很美,在我心里,你更美。”傅寒铮吻着她,轻笑,调侃道:“说一个谎话已经很违心了,还要同时说两个谎话,小澜,你要求是不是有点多?”慕微澜吐血,少女心瞬间灰飞烟灭。他的意思是,她在他心里不是最漂亮的?囧。美N小说"HHXS6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