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5章:为她站在世界的对立面(1 / 2)

林薄深以原告律师的身份打这场林海的绑架案官司,在网上和新闻上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和舆论。

林薄深与林海的真实关系,瞬间被披露。

网上舆论两极化,有说林薄深冷血无情六亲不认的,也有人说林薄深这是作为律师的本职大义灭亲。

新闻里,林薄深在月湖路的别墅,被无数记者围堵。

那些记者举着麦克风,长枪短炮的问题朝林薄深砸去。

“林总,请问您为什么非要打这个官司?您是被告的直系亲属,不应该避嫌吗?”

“林总,早在七年前,网上有过您的一条热搜,说您拒绝赡养坐过牢的父亲,这是真的吗?”

“林总,您是不是以有一个绑架犯父亲为耻?”

“林总,听说近期MO集团的股票大跌,是与您这件社会大新闻有关吗?”

“林总,因为您的个人问题导致MO集团的巨大损失,您打算对股东怎么交代?”

……

一个接一个犀利的问题。

镜头前,林薄深的脸色冷肃至极。

他周身有保镖阻挡那些记者和摄像,但围攻的人太多,保镖一时间也难以将林薄深护送到车内。

林薄深没有回避问题,而是回答:“任何一个人都会以有一个绑架犯父亲为耻,除非你没有法律意识,也没有道德廉耻心。我的父亲除了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没有尽到一天父亲该尽的职责,他酗酒、赌博、家.暴,甚至将我念书的学费抢去,我不该恨他?又或者,在座的各位是圣母,可以无条件的去愚孝这样一个不称职的父亲?”

林薄深字句珠玑,毫无退避的从容和狠厉,令那些发问的记者一怔。

而林薄深的反击,远远没有结束。

他说:“至于你们所谓的避嫌,这个案子不存在避嫌。林海两次绑架的人,都是我的挚爱之人,我做梦都想送他进去蹲牢。你们在这里质问一个决定将绑架犯绳之以法的人,不怀好意的去抨击一个对法律有敬畏之心的人。为什么不去采访探究绑架犯的犯罪心理?那样也许,你们身为媒体人对社会的贡献会更大。”

记者:“……”

无话可说。

林薄深的一番回击,强势至极。

保镖护送林薄深准备进车时,林薄深蓦然转身,面对镜头,一字一句道:“另外,我要奉劝各位,这里是私宅,而在座今天的行为,是未经主人同意的私闯民宅,我可以起诉你们所有人。”

凌厉至极。

记者:“……”

惊!冷汗直冒。

与普通名人斗,记者胜;与律师斗,记者小败;与林薄深斗,记者惨败!

……

林薄深坐上车后,韩聪开车。

韩聪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心事凝重的老板,想要说些轻松的话,却完全不知说什么。

这几天,纽约总部那边高层打来一通又一通的电话,无非是新闻的事情。

韩聪没有将那些电话转接给林薄深。

林薄深已经够烦了。

绑架犯再怎么说,也是林薄深的亲生父亲,而绑架犯绑架的还是林薄深的心尖挚爱。

这件事,已经足够令人头疼。

而太太那边……更像是个无解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