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6章:手撕周小宁(1 / 2)

林薄深握着手机,站在阳台上,扶着阳台的手,渐渐握紧栏杆,看着露天暗淡夜色,对电话那边的徐珍道:“住院,是最后不得不的办法,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徐珍道:“如果你一直不忍心的话,病情会因为拖延而越来越严重。她不是个听话的病人,若是想让她乖乖接受正规的治疗,最好的办法就是强制性住院。”

林薄深蹙眉,不忍心。

他抿了抿薄唇,沉思道:“徐医生,我有个不情之请。”

“请讲。”

“傅默橙在美国治疗时,她的心理医生就是你,我希望你能回国,继续做她的主治医生。”

徐珍听着电话那边男人不容置喙的强势语气,轻笑了一声,道:“林总,你会不会太霸道了,就为了治疗一个病人,我要放弃我在美国的所有?”

林薄深道:“你回国为傅默橙治疗,得到的报酬,会是你现在得到的十倍。”

“那傅默橙若是痊愈了,便不再需要我,我在国内地位不尴不尬,回美国又要重新发展,林总有没有想过我的处境?”

林薄深道:“若是你同意回国继续做傅默橙的主治医生,我可以帮你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医院。”

徐珍握着电话,愣住了。

好半晌,徐珍没有回答。

林薄深很利落的道:“徐医生,这笔交易,你不会亏本。”

徐珍好笑起来:“林总,我有点好奇,你为什么对一个已经分手七年的前女友这么关心?以您现在的地位和身价,想再找一个优秀的女朋友并不是什么难事。虽然我承认,傅默橙的确很优秀,但她现在患有严重的抑郁症。你既然是方和学长的好朋友,那我适当说几句,也算是一种友情提醒。”

徐珍认识傅默橙四年了,她一直知道那个女孩优秀、漂亮,站在舞台上弹钢琴时,是所有人的焦点,那个女孩光芒万丈,但她现在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随时都有自杀倾向。

再美好的人,患上抑郁症,也只剩下千疮百孔。

林薄深深吸一口气,黑眸里的光芒认真而坚定,道:“弱水三千,我只爱那一瓢水。她光芒万丈,我喜悦,她千疮百孔,我便重新把她修好。”

徐珍沉默了许久。

之前,她一直认为,林薄深不过是个负心汉罢了。

是这个男人,把傅默橙害得毫无生气。

可现在,她似乎渐渐明白,傅默橙为什么会爱这个男人,爱到抑郁。

而林薄深不重新在国内找心理精神科的专家为傅默橙治疗,仅仅是因为,维护她的面子,照顾她的自尊,保护她的隐.私。

傅默橙患上抑郁症这件事,林薄深不想再有更多人知晓。

他不想,再让他的默宝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半夜,徐珍发了邮件回应林薄深。

点开,是徐珍的工作安排和时间表。

徐珍同意回国为傅默橙治疗。

……

一周后,傅默橙去简檬的老家荔城参加婚礼。

简檬老家在荔城的乡下,简檬的老公也是荔城当地人,双方都是小康家庭,但两家都爱热闹,所以没有选择在当地的酒店办酒,而是乡里乡亲在家办酒,这样显得气氛热闹隆重。

因为距离太远的缘故,傅默橙是在简檬婚礼的前一天晚上抵达荔城的。

她先坐的高铁,抵达荔城,而后简檬和简檬的老公一起开车去高铁站接了她。

周小宁和李悦是晚上八点半的高铁到站。

傅默橙比她们早到半个小时,于是坐在车上跟简檬他们一起等李悦和周小宁。

简檬笑着对老公介绍:“这是我大学同学兼舍友,傅默橙。我经常跟你提起的那个大钢琴家,可厉害了。”

简檬老公朝傅默橙投来敬畏的眼神,笑着道:“原来你就是momo啊,我听说过你,你的钢琴弹的特别好,檬檬一直跟我提起你,说你特别厉害。”

傅默橙淡笑,不善与陌生人交际,只点点头,道:“谢谢。”

简檬看了一眼手表,八点三十五了,道:“李悦和小宁应该到了。橙橙,你还没吃晚饭吧?饿吗?”

“还好,不是太饿。”

“那就好。待会儿我们接上李悦和小宁,一起去餐厅吃个饭。”

没一会儿,李悦和周小宁从高铁口出来,上了车。

一上车,李悦说:“嗐,找了你们半天,晚上黑灯瞎火的看不见车牌号。”

简檬道:“老公,赶紧开车带我们去餐馆吃饭吧,大家都饿了吧?”

李悦摸摸肚子,朝傅默橙和周小宁笑着说:“刚才我跟小宁在高铁上就开始饿的叫肚子了。赶紧吃晚饭去吧,等不及了。”

简檬的老公叫程远,程远找了一家荔城口碑比较好的火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