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七十九章 怒海风波难自静拂袖随手荡靖平壹(1/2)
明朝小公爷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司设监太监张瑜收受了张忠不少好处,也因此为他遮掩了不少事情。

  这些若是在平日里也就罢了,偏生现在蹦达出来一个调查局……

  张瑜为求自保,也不得不加入其中。

  刘文泰的问题就更大了,要知道这已经不是他初犯了。

  这家伙资历很老,成化年间便担任右通政,同时负责管理太医院事务是正四品。

  而此人……几乎没有看到他有任何的判病经历,之前的履历也仅仅是就任通政。

  直白的说他就是一个行政人员,却并非是真正的医生。

  宪宗之死当时就跟这位刘文泰脱不开关系,大明一代凡是给皇帝进药都要留下底簿的。

  这让事后群臣可以查阅,且这里有着严格的诊视、进药规则。

  按照明律规定

  皇帝生病,太医院官诊视御脉、御医参看,一般需要至少两名御医轮流给皇帝诊脉。

  然后太医院使、院判和御医一起会诊,会同管药太监在内局选药。

  使用药剂要一起签名封存,以便于随时查验;诊治者要一起附奏疏,写明药性和诊治方法。

  烹调御药时,需要太医院官员和太监一起监视。

  烹调好了之后,药物被分为两份,一份御医、太医院院判和太监先尝。

  尝过无事后,再将另一份进皇帝服用。

  御药服用之后还要准备一份历簿、盖上内印,仔细记录用药年月和缘由以备考察。

  可以说从诊视御脉到御药的烹调,都有着严格的程序和制度规定。

  可惜的是这份制度似乎并没有被人所重视,更多的是让人钻空子!

  作为曾经在刑部供职的李士实,看着密函上的记载不由得遍体生寒、浑身冷汗。

  密函中清清楚楚的写着,作为司设监太监的张瑜只需要一道口令便将刘文泰招来了。

  刘文泰或许出于避嫌又带上了心腹御医高廷和,三人就这么看了一圈就下药了!

  这其中高廷和其实是懵懂的,因为就没有给他诊视的机会。

  张瑜口述症状、刘文泰转述给高廷和听,高廷和根据他们的口述再开出药方。

  而这个口述……实则是他们寻的杀人之法!

  外传为风寒之言,实则为风热之症!

  高廷和懵懂之下便是以风寒之言,开出了驱寒大热之药!

  “……药效已显,数日不朝。当多做准备,以应天变!”

  这句话说的已经是直接的不能再直接了,他们正在用药物药理明明白白的毒死皇帝!

  而他们的作为分明就是内外勾结,甚至手眼通天到了皇帝身边。

  直接绕过了规定,甚至不许御医诊视便逼着按照自己口述开药。

  以药理的方式,活生生的、名正言顺的杀掉皇帝!

  这种手法、这种方式,如何能不让李士实遍体生寒、心生恐惧?!

  连皇帝都无法保证自己不被医家所杀,那么自己这等普通人……

  “医家杀人,更甚贼寇啊!”

  李士实不由得感叹,此时的他想到的宪宗的死。

  宪宗大行之后,御史们查阅药方很快给刘文泰定下的罪名是“投剂乖方,致殒宪宗”。

  所谓“投剂乖方”指的是用错药了!

  然而这位刘文泰尽管医术未必很行,但其投机本事却不低。

  他们居然能够疏通关碍,使得朝内重臣、内廷有人替他们说话求情。

  弘治皇帝当时刚刚即位,亦闹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最终给予刘文泰的只是贬斥,并非极为严重的处罚。

  就是这个刘文泰,因其人品低劣而在往祭奠名相丘濬时被邱夫人直接轰出。

  未曾想此人竟然能够在开错药方后,又勾搭上了司设监张瑜再次被起复。

  “孤再与二位说句实话罢,翰林院诸贤德早已联络了不少忠良军将!”

  眼见宁王朱宸濠双目精光闪烁,嘿嘿的笑着道“只需我等大军发动,便配合拨乱!!”

  李士实、刘养正二人闻言,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

  “愿为陛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霸州,城外张家庄子内不断的有膘肥壮硕的汉子警惕的走过。

  这里的本地人都知道,这张家庄子附近可是来不得的。

  张家庄子出了两个人,而这毗邻而居的两个人如今势力庞大的吓人。

  一者为镇守太监张忠,此人自小便割了入宫。

  不知怎的混的发迹了起来,如今成了镇守太监豪横一方。

  他的邻居发小张茂,开始落草为寇乃是被霸州所追捕的大盗。

  张忠发迹后张茂便急忙派人带着重礼寻他,张忠倒也是没有客气。

  发小是发小,银子是银子。

  该收的他磕巴都没打就收下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