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危情时刻(1/2)
与黑暗神交换身体后[互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依兰紧张地转动一对小眼珠,盯住石棺下面的凹槽。

  看这大小和形状,装她正合适。

  不,不是她,而是恶魔。

  恶魔这个身体,和石棺下的法阵中心无比契合。

  七位‘邪王’的不屈意志,经过法阵增幅,用来镇压他们忠于的主人……

  她紧张兮兮地抬起眼睛去看他。

  他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异样,依旧摆着那副冷漠的表情,无聊地看着骑士们。

  就像蹲在树下看蚂蚁。

  事不关己。

  依兰松了一口气。

  她的脑袋还有一点乱,如果恶魔和这个地方有关系的话,她会感觉更加无措。

  她一时还理不清楚其中的因果善恶。

  因为壁画被她阴差阳错之下毁掉了,所以詹姆士导师和骑士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里竟然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七邪王埋骨的地方,只以为是一处邪恶巫师的献祭场所。

  依兰决定将这个秘密死死捂在心里。直觉告诉她,这件事如果被人知道,一定会掀起轩然大波。

  她蹲在口袋里,感觉到恶魔的身体时不时轻轻晃一下。

  病还没好,又在墓道中奔波了大半夜,他一定很累很困。

  她偷偷探出眼睛打量他。

  从他的脸上倒是看不出丝毫异常。她知道这个恶魔特别好面子,为了不让别人看出虚弱,他可以摆着架子,一直撑到昏迷晕倒为止。

  ‘咦,我为什么这么了解?’依兰小毛线奇怪地把两只小眼睛偏到了一边,‘唔,一定是因为他这种自大狂太容易看透了。’

  他很随意地用掌心抵着剑柄,闲闲散散拄着剑站在墙角。

  这间墓室很快就被掀了个底朝天,一无所获。

  它确实没有什么挖掘价值了。

  詹姆士导师看起来十分失望——每一层墓室的封墓石都是魔法石碑,这样一层层发掘下来,当然会让人胃口变大,期待着在墓穴的深处发现最有价值的宝藏。

  没想到居然连魔法石碑都没有。

  “先离开这里吧。”骑士长说,“墓道中肯定还会有漏网的劣魔,不宜久留。把魔法石碑运出去之后,就把它封上,以免留下祸患。”

  “唉,只能这样了。”詹姆士很不甘心地把石棺下面的凹槽看了一遍又一遍。

  确实是挖不出任何价值了。

  绳索吊下来,大家离开了底层墓穴。

  依兰偷偷探出眼睛,找到了墙角的维纳尔和加图斯。

  她实在是又担心又好奇,想知道自己离开之后,恶魔是怎么对付他们两个的。

  加图斯看起来状态非常糟糕,一身金色铠甲上不知道染了些什么,一片一片黑乎乎的污渍,隐隐散发出可怕的臭味。他看见‘依兰’的时候,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不像是厌恶或者害怕,也不是欢喜羞涩。

  依兰“……”完全猜不出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望向维纳尔,他的脸色也不大好看,眼神飘忽闪烁。

  依兰的脑袋里忽然蹦出一个古老的东方词汇——杀鸡儆猴。

  加图斯是鸡,维纳尔是猴。

  “天哪,你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依兰细声细气地嘀咕着,隔着衣服,用尾巴尖尖戳恶魔。

  她并不知道也无法想象,恶魔故意淋了加图斯一身腐尸内脏的事情给这两个可怜的贵族青年造成了多么可怕的阴影。

  不过他们不再贴上来,倒是一件好事。

  天就快亮了,依兰明显能感觉到恶魔的困倦,他的脚步有一点飘,体温忽高忽低。

  ‘再忍忍,就快换回来了!’她担忧地看了看他。

  她不能再待在他的身上。

  一会儿交换回来,他的本体出现在这里,会刺激到那些可怜的光明之剑,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她用尾巴重重戳了他几下,无声地向他示意她要离开了。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领会她的意思,不过这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她偷偷爬出口袋,趁人不注意,‘怼’一下跳向墙角,藏到灯光照不到的地方。

  她正准备悄悄顺着墓道溜到没人的地方去,忽然听见人群里传出一声惨叫。

  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骑士的身上趴了一只劣魔,正在啃咬他的脸。

  “救命!”

  鲜血飞溅,骑士踉跄着退了好几步,两只手抓住劣魔的身体,想把它从身上撕下来。

  “快帮忙!”

  忽然,又一只劣魔从天而降,险险没有扑到詹姆士导师。

  还没完,只见上层墓道的洞口处,劣魔一只接一只地出现,扑杀向人群。

  骑士们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他们迅速处理掉人群中的劣魔,立起盾牌来挡住它们的攻击,相互配合着收缩了防线,将劣魔一只只斩杀在地上。

  劣魔吱吱叫着,退回了洞口。

  “当心!先前的劣魔都不像这一批,它们看起来进退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