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卷 海上丝路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1/2)
盛唐不遗憾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鲜于老头现在很是生气,他非常的愤怒,而一个愤怒的人,总要找个东西发泄一下才行,而眼前的两个小仆人,便是最好的发泄对象,另外,这两个倒霉蛋也不算冤枉,鲜于顺一直不学好,与这些仆人配合也是密切相关的,若是鲜于顺的跟班个个都是正直的人,那鲜于顺也就坏不了了。https://

  “给你们两个一个机会,说吧!春光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打架?”

  鲜于老头强忍怒气,开口问道。

  他非常了解这些奸仆的个性,不狠狠的打一顿是不会说实话的,但他还有一点耐心,他可先看这些家伙表演,然后打一顿,若是不说实话,那就再打一顿,直到他们说出实话为止。

  一名鲜于顺的跟班先开口道:“节帅啊!您可要给我们做主啊!今晚春光楼,也不知从哪儿蹦出来一伙强人,一言不合就把我们给打了,小人被打倒是无所谓,可二郎是节帅的儿子,也被这伙强人打了,他们居然敢打节帅的儿子,他们这是看不起节帅啊!呜呜呜!”

  “是啊!节帅,这伙强人太蛮横了,居然完全不把节帅放在眼里,听说我们是节帅的人,仍旧下狠手啊!节帅,一定不能放过这伙强人。”

  另一名跟班说道。

  鲜于老头一听就是谎话连篇,这些奸仆是什么个性,他最清楚不过了,嘴里就没有几句真话,而且,只要说谎话总有一些痕迹可以捕捉,让他轻易的就能发现。

  “给你们做主是吧!来人,搬两个凳子过来,给我狠狠的打。”

  鲜于老头也懒得说废话了,现在一肚子火很是不舒坦,必须要好好的发泄一番才行,两个奸仆非常配合的说了谎话,这给他泄愤提供了非常好的理由,至少,打仆人的时候没有了负罪感,也不会影响自己的正直形象。

  “节帅饶命,节帅饶命啊!”

  两个倒霉蛋在哭喊着求饶。

  鲜于顺呵斥道:“这就是不说实话的下场,想好了再说。”

  “节帅,我说,我说实话。”

  一名倒霉蛋求饶道。

  “停。”

  鲜于老头让人停下。

  “节帅,是二郎看上了一个西域来的胡姬,可这伙强人也看上了胡姬,为了争这个胡姬,就这么打起来了,都怪小人没有及时劝阻二郎,是小人的错。”

  “是啊!节帅,红颜祸水,红颜祸水啊!都怪那个胡姬长得太漂亮,谁看了都喜欢啊!要不是因为这个胡姬,也不会让二郎受伤。”

  两个家伙开口说道。

  这一次的回答,稍微让鲜于老头满意,不过,从两个仆人的表情,还是能够看出他们在撒谎。

  于是又问了他们细节,果然,因为这个并不是事实,所以编造细节的时候漏洞百出,一看就是瞎编的。

  鲜于老头嘴角动了一下,他又有发泄的理由了。

  “来人,给我继续打,打死为止。”

  生气的鲜于老头很可怕,他真的非常的愤怒,这两个家伙在自己的面前,还敢胡说八道,完全就是忽悠自己,自己又不是傻子,哪有那么好忽悠。

  “啊……”

  “节帅饶命,我们招,我们全招。”

  两个奸仆真的怕自己被活活打死,连忙开口求饶。

  鲜于老头开口道:“本帅有的是办法调查清楚真实的情况,你们要是再敢说一句谎言,就把你们活活打死,拖出去喂狗。”

  “是是是,小人不敢。”

  两个倒霉蛋再也不敢有所隐瞒,只得把事情的所有细节全部说出来,一丝一毫的隐瞒都没有。

  “混账,这个混小子真会给我惹麻烦,看来必须要好好惩治一番了,要不然,将来还会发生更大的事情。”

  鲜于老头开口说道,然后,看向益州刺史,开口说道:“李侍郎那里,我要不要现在过去。”

  “不必了节帅,都这么晚了,李侍郎已经休息了,明日吧!明日午后再去。”

  益州刺史开口说道。

  鲜于老头点了点头,觉得益州刺史说的很有道理,不过,他现在反正是睡不着了,年纪大了,本来睡眠质量就不太好,现在益州城又出了这么个事情,还与他的儿子有关,他的心里怎么能不烦闷。

  此刻,鲜于老头在想着,明日该如何跟李安解释,说自己对孩子教训不够,还是先道歉呢?似乎不论怎么说,自己都脱不了干系,至少,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若是别人干了这事,他怎么都好说,可犯事的是他的儿子,他这个做父亲的,实在是没有面子,实在是羞于见人,一想到明日要见李安,鲜于老头就有些烦闷。

  老子烦闷,儿子自然更加的烦闷,受了伤的鲜于顺,此刻是浑身疼痛,哪哪儿都疼,疼的他龇牙乱叫,不时的训斥身边的跟班,甚至把给他上药的郎中都给打了,吓得多个郎中直接偷偷溜走了,不敢给这货看病。

  “上药这么久,怎么还这么疼,郎中,郎中呢?”

  鲜于顺大声呼喊。

  一名跟班走进来,开口道:“二郎,郎中都跑了。”

  其实,跟班的心里也非常不屑,鲜于顺如此对待郎中,不是打骂就是威胁,郎中哪里还敢多待片刻,上完药自然溜之大吉,留下来也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混账,这群混账,看我逮住他们,如何收拾他们。”

  鲜于顺恨恨的说道。

  此刻,这货是一肚子的气,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受这么严重的伤,心里非常的愤怒,也非常的委屈,居然还有人敢这么对他,比好好教训一顿,怎么能让自己消气。

  只是益州刺史那低三下气的姿态,似乎也说明了对方不是一般的来头,连益州刺史都如此低三下气的,如此,这个让他生气的家伙,应该与自己的父亲差不多,都是朝廷的大人物,一想到对方有可能是像自

  -->>

  己父亲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