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7章 找人(1/2)
攻略小社会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方星河一听,顿时慌了,“我不是我没有,我送梳子的意思是万事从头开始!”

  年伯同举着梳子问:“我需要重新做人?”他把梳子往桌子上一放,饭也不打算现在吃了,问:“说吧,是不是在学校又惹了什么事?”

  无事献殷勤,肯定没好事,要不然怎么她好端端的给他送什么礼物?还送梳子?

  方星河:“我现在都这样了,还能怎么惹事啊?你这也太爱乱怀疑人了。”

  年伯同不相信,她现在才大二,都不知道弄出多少事了,也不差这一件两件的。

  他歪着头看着她,方星河坚定的说:“真没有事,我要是有事,你都这样问了,我能不回答吗?”

  她赶紧指指餐盘子:“你吃饭呀,一会凉了热了也不好吃。赶紧吃饭。”

  年伯同疑惑的拿起筷子,又看了看那把梳子,看包装,这梳子应该不便宜,他想到了她前一天要的一万块钱,用来买梳子了?

  方星河拿着筷子吃饭,觉得年伯同也不相信她了,她是他以为的那种人吗?

  第二天到了学校,叶乃伊专业课的课间就跑过来问:“你昨天送梳子,你家老年怎么说了?”

  提起这个,方星河顿时一脸惆怅:“怀疑我在学校惹事,需要他出面解决了。我说没有还不相信,白瞎了我买那么贵的梳子,估计他也不会用,我看他是想秃顶。”

  叶乃伊一脸诧异的说:“你以为追求人很容易啊?一次两次失败不是正常的吗?别说你这才第一次,就算是三次、四次,就年伯同这个级别的帅哥,也很正常。”

  “我可不想要那么多次。”方星河咕哝道:“我觉得追人这事太累了。”

  “你觉得累,是因为你对他不来电,等有一天,你年纪大一点了,回头再看,年伯同绝对是你人生中遇到的一个尖端极品。”叶乃伊用胳膊碰了她一下:“再想想今天晚上送什么呀?”

  方星河说:“我想好了,给他买个本子,我看他老是要用本子写字,所以给他送给本子,这样就刚好配成一套了。这次本子不买贵的!”

  一个梳子让她花了一千多,这次的本子便宜一点,礼轻人意重嘛。

  于是,当天晚上,年伯同跟方星河坐在沙发上对峙,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两人中间的茶几上,摆放着一个粉红包装纸被撕开的笔记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人依旧没有说话。

  在阿姨收拾完东西,立刻之后,年伯同终于开口问:“说吧,到底什么事?”

  “没有事啊,就是对你好。”方星河说:“我这是对你的表示。你照顾我多辛苦啊,天天还接送我上下学,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宿舍,总要表达下我的心意。”

  年伯同依旧不相信,“你真没事?你现在不说,以后我也不给你机会说了。“

  “我就是送你个本子,跟过年时候的笔配套而已。老年,我发现你这疑心病是不是有点重啊?”方星河挑刺:“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你竟然这样怀疑我!”

  她说的义正言辞,脸上还隐隐带着愤怒,就好像自己被冤枉惨了似的。看着年伯同的眼神,也是毫不畏惧。

  年伯同深呼吸一口气,看她一眼,站起来,伸手拿起那个笔记本,上楼去了。

  方星河坐在沙发上咔吧眼,立刻拿起手机给叶乃伊发短信:乃伊,我又失败了,老年还是怀疑我有事瞒着他,我是个含蓄的人,总不能跟他是在追他吧?你说,我这个圈子是不是绕的有点大?他有对象,我直接给她搞点破坏就行了嘛?我实话跟你说,搞破坏这种小事,对我来说轻而易举。为什么非要知道他有没有对象呢?

  叶乃伊很快回复:因为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啊,你只有看到他的对象后,才能判断他跟他对象之间的感情是否深厚,需要什么样的破坏力度才能轻松解决问题?别到时候破坏不成,自己还被提起赶走,八十万也拿不回来,你说,你傻不傻?

  方星河隐约觉得叶乃伊的话有点道理,但是又觉得不是很靠谱,所以一时有点为难:话是没错,只是,我觉得这功夫费的有点大,刚好卡在我不擅长的地方了。

  叶乃伊:那正好呀,让你趁机学习一下,体验一下追求异性的过程,一举三得,多好呀。

  方星河看着叶乃伊的短信,没回复,一个人在客厅坐了一会,然后滚着轮椅去自己的房间。

  她的脚在养了大半个月后,明显有了好转,脚腕早已消肿,另外一只脚可以着地,严重的那只脚着地还有点疼,但也不像刚开始那样一点都不能挨着地面了,所以她现在自己能勉强移动,不是完全依赖年伯同。

  她在房间,自己挪动的时候,房间的门被人推开,年伯同站在门口,看到她刚好坐到了床沿,顿时皱了皱眉:“上次一头扎地上的事忘了?”

  方星河解释:“我这不是好一点了?”

  “就是好一点了,所以才要更小心?你这是打算把自己折腾的严重点,赖在这里不打算回宿舍了是不是?”年伯同问。

  “不是,坚决不是!”方星河不承认,“我又不是厚脸皮的人……”

  见年伯同怀疑的看着她,她改口:“好吧,我只是稍稍有点厚脸皮,但是也不是特别的厚脸皮,我还是懂得分寸的,还不是因为你是我姥的朋友,要不然我也不好麻烦你啊?再说了,还不是因为你照顾我,换了别人,请我去他家我都不去。”

  年伯同伸手把轮椅推到一边,“下次记得叫我,免得到时候再多住一个月。”

  “你烦了我啦?”方星河问,她有些惆怅:“我觉得我挺招人喜欢的啊?老年,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还是说……”她阴险的看着年伯同:“你对象私底下跟你说过我坏话?”

  年伯同重重的叹了口气:“你一天到晚这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呢?”

  “我这不是跟你聊天吗?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老把天聊死。”方星河咂咂嘴。

 &emsp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