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3章 攻守道(1/2)
攻略小社会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其实幸司并没有追问什么,只是在事件结束之后,方星河过去跟他道谢,感谢他在那个时候站起来支持他。欧阳幸司低着头,看似随意的问了句:“乃伊最近好吗?”

  她说还不错,看着挺好的。之后幸司就什么都没问,就好像他问的那一句,就是随便问问似的。

  叶乃伊又开始了她每天一次雷打不动的护肤步骤,开始往脸上抹东西,嘴里说了句:“不是我说,欧阳幸司这人是我见过最没意思的男人,我之前随便一任都比他好,那么无趣的一个男人,跟他在一块能闷死。”她看方星河一眼:“你觉得他好?要不你跟他试试?”

  方星河拒绝:“我是个在大学不谈恋爱,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人,我怎么可能谈恋爱?拒绝。”

  叶乃伊笑着说:“是吗?那你可真是说到做到的好孩子啊。”

  方星河刚要反驳几句,魏馨背着包从外面进来,神神秘秘的关上门后,说:“哎,我们班的奖学金公示嘞!”她把书包挂床头:“乃伊,你又变成二等奖奖学金了!”

  “是吗?”叶乃伊笑着说:“意思是说我能领到的钱又多了,是吧?”

  “是啊,从四百变成八百了,多了一倍呢。”魏馨走到方星河身边,小声问:“方星河,外面的传闻是真的吧?他们说是你偷摸黑进了学校食堂的系统,还专门挑了个吃饭人数最多的时段,据听说整个海洲大学的学生都知道了这件事,就算有没去食堂吃饭的人,也都看过了别人翻拍的视频呢。你牛啊!”

  方星河的小手摆的跟汤勺似的:“魏馨你可不能乱说,我又不是黑客,我懂什么黑进学校啊?我没有我不是你别瞎说。学校都给了我一个口头警告了,我之前在学校跟宇文桀打架,也留了个记录,这事我要是承认,八成就被开除了。”

  “咱都是一个宿舍的,这么解气的事,我肯定不会对外说的,你怕什么呀?”魏馨兴致勃勃:“太好了,我看着我们班那个不要脸的人,我就觉得前途一片光明!”

  “你又没拿到奖学金,你这么高兴干什么呀?”方星河纳闷。

  魏馨看她一眼,说:“我虽然没拿到,但是该拿到的人拿到了,我就高兴。高中的时候,我们学校不是有个凭关系拿到一个省三好生,还给加了二十分的事吗?那时候很多人都觉得不公平,凭什么学校里年纪第一第二的人没有那个加分项,一个年纪成绩才五十多名的人就拿到了?分明就是凭关系拿到的。”

  “我要是没记错,那个人是方婉婷吧?”方星河看她一眼。

  魏馨有点不好意思,“嗯,就是因为我跟她关系好,我心里才容易失衡。”她低着头:“如果该是她的,我也无话可说,可是明明大家都是在同一起跑线上的人,为什么她可以在发令枪响之前就可以先跑一圈呢?”

  方星河点头:“多正常的心理啊去,我也觉得不公平,只不过我们这些普罗大众没办法,也管不了别人,那为了让自己显得高一点,为由站得更直,背才更挺拔,看起来才能更高啦。嘻嘻,至于那些有捷径的,总会有有本事的追过他们的。毕竟,兔子是天生的,羡慕兔子的乌龟,也是乌龟,只有自己努力才行呀。”

  魏馨看她一眼,赞同的点了下头,“嗯。”

  叶乃伊一边往那个脖子上抹精华,一边说了句:“这小嘴一套一套的,说得还怪有道理的。”

  方星河比划了一个装帅的姿势:“没办法,天生会忽悠人,心灵导师非我莫属。”

  魏馨扑哧一笑:“你可真是一点都不谦虚。”

  ……

  摄影系的基础绘画课老师换成了一个叫吴琴的女研究生,总算恢复了整个班级的学习气氛。

  新老师上任几天后,方星河有一次提着桶去卫生间换水,在走廊迎面碰到了刚从李仁义办公室出来的钱意。

  方星河看他一眼,钱意绷着脸瞄她一眼,方星河若有似无的听到他哼了一声。

  两人擦肩而过,钱意开口了:“小小年纪,手段不小。不过,还是太天真,你以为这样就是对付了我?”

  方星河头也没回的说了句:“硕士学位还能拿得到吗?”

  “方星河!”被戳中痛处的钱意回头:“你别太嚣张,有些事,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你以为我会就此被你打倒?简直是笑话!用了点阴私手段,龌龊无比。你还真以为自己很了不起?”

  方星河手里提着桶,站住脚回头:“比不上你的龌龊的手段,明里暗里打压一个无辜的女生,目的就是为了讨好巴结你的导师,真是你作为男性光明磊落的手段。哦,对了,我一直忘了问钱老师,你这样无耻的手段对付一个女生,是跟谁学的?”

  钱意站在原地,他盯着方星河,眼中的怒气一点点积累起来:“你懂什么?你们这些学生,不应该接受老师的批评?我是老师,我说什么你们都要听,我是为了你们好,是你们不知好歹不懂感恩,一个个忘恩负义站着就能反驳老师,尊师重道的道理不懂吗?从小到大就没人教过你这些基本道理?别说训你们几句,就算我动手打你们,你们也应该受着!世风日下,现在的学生怎么跟我那时候不一样?一个个都被教成了什么样子?你们说我过份?我过份吗?我就训了你们两句怎么了?你们现在的学生内心这么脆弱,来学什么东西?滚回去自己学啊!”

  钱意看着她,歪着头问:“你们是来学校玩的吗?老师懂得比你们多,水平也比你们高,你们要是那么能,怎么还来学习?还不是你们有求于老师?你们是求人的,老师说什么,难道不应该接受吗?怎么就变成了所有人都来说我错?我是老师,我是教你们东西的人,你们竟然还联合起来搞我?”

  他的情绪有些激动:“谁不是被打骂过来的?我小学的时候挨过老师的打,棍子都打断了,我说什么了?我被老师从讲台踹到教室门口,我还不是跪着求老师让我听课?我初中被老师打耳光打到耳鸣,我还不得求他让我上课?他要是不让我听课,我现在能站在这里?老师打骂学生,那就是天经地义,你们要这么娇气,就不该来上学!”

  方星河笑了笑,点点头:“你贫困的家庭一定让你吃了很多苦,你遭受的歧视一定让你敏感又自卑,你懦弱的学生时代,一定是在委曲求全中度过。看,多可怜的一个人,你一步步通过自己的努力熬到了今天,成为了优秀的天之骄子,成为你周围那些家庭条件再好,却学习不如你的学生羡慕的对象。你明知被老师歧视是怎样的痛苦,你明知被老师当众羞辱足以摧毁你的自尊心,你也明知你对学生说得每一句话都是刀,你是这样熬过来的,可是你却不懂感同身受。”

  她换了桶水,淡淡的说:“你只看到了世上的恶,却在你脱离苦难的时候,从未想过恶的对立面就是善。你站在课堂上,对着我们说那些残忍的话时,你一定想到了曾经同样对待你的那些老师。就像歌里唱的,多年后我就成了你。多年你,你成了你的老师,你早就忘了你生命中那些大多数的老师,却独独记得那些那些伤害你的老师。你比我们更知道,在听到你说得那些话时,那些黑压压的学生内心是怎样的感受,你却肆无忌惮甚至变本加厉。你
为您推荐